我是小叔,为什么叫小叔?因为我比大多数在互联网上冲浪的人年长。不要根据我的外貌而误判我还年轻,我的实际年龄应该比你猜想的大很多。我出生在刚刚改革开放没多久的中国北京,曾经亲眼见证35周年国庆,我也有幸参加了50周年的大庆,当时的我很荣幸就在天安门广场上完成祖国交给我的任务。我的成长轨迹几乎都是跟这个皇城根分不开的,我虽然没长时间离开过熟悉的环境,但我学习成绩也不算赖,就读的中学和大学都是重点和名牌学校,算得上是个很上进和勤奋的学生,在名校名师的指导下,我渐渐学会了独立思考和质疑权威的精神。所以,我对很多问题的观点和视角可能和普通人不太一样,但我绝算不上另类。

小叔是谁?我有哪些自媒体?-男孩久久网

我算不上中国第一批会上网的人吧,但也是在90年代末期就已经成为了合格的网民。在大学毕业后,我跨专业做了我最喜欢的互联网行业,由于当时有出国移民的打算,我为此又攻读了硕士学位,但很可惜,我的移民计划被一盆冷水泼了过来而中途夭折。也许我内心相对脆弱和敏感的吧,自从那次计划夭折之后,我就心灰意冷彻底放弃了移民的打算,继续选择从事我最热爱的领域——计算机和软件行业打拼,并独自完成了一个在某个领域让人眼前一亮的APP。也许我并不那么走运吧,原本即将有人投资的APP,由于种种原因突然不得不下线;在一家企业本来有机会公派出国,但生不逢时,计划到我这里突然变故取消。虽然我的很多次改变命运的机会都溜走了,但我绝对不会埋怨自己命不好或社会对我不公平。通过这几年的努力拼搏,我完全凭借自己的努力买了完全属于自己的车和房。当物质生活得到一定满足的时候,业余时间我也想做点回馈社会的行为,于是我6年前开始从事艾滋病检测志愿者服务,曾为不少志愿者组织搭建服务性质的网站,并亲自帮助生命垂危的艾滋病人。记得有一次看到一位好友生命垂危,通过我和好心志愿者的救助让他转危为安的时刻,我感受到了人在弥留之际的无助和痛苦。也许人在没有经历过ICU危重病房里垂死挣扎时刻的那种场面,是无法体会到生命的可贵和人在自然面前的渺小的,从那时那刻起我突然像开了窍一般,改观了我对整个世界和人生的看法。那种大彻大悟是我在我教科书里和学校从来也不可能学到的内容。在改变想法之前,我也曾是个精致利己主义者,我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抛弃正义和原则,但经历过那件事之后,我会重新考量自己的人生。不管是做任何事,我都要首先学会自律,尽量不说脏话,不做伤害他人的事,学会尊重、包容和爱,遇到较真的人和事,学会放下与其和解。

小叔是谁?我有哪些自媒体?-男孩久久网

慢慢地,我逐渐对自媒体感兴趣,起初是做一些文字的网站、论坛和博客,近几年才是轻博客和公众号,我做过的自媒体都还能有一定的知名度,也许是因为我领悟到了什么吧。我不会太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在与人交往中,你应该站在对方角度,去尽可能多地无偿奉献自己。比如我为一个中国人自己创造的世界语义务宣传了十几年至今,虽然这门语言至今还没有普及,但我觉得我是为促进中国与世界的交流做着自己一点点微薄的贡献;我的牡丹园信息网,当时便是北京MSM人群基本都知晓的知识普及类网站,很多人通过我的网站了解基本的STD和HIV的知识;我做过的博客主题是介绍某所大学的院系入学考试内容和学院课程简介,通过这个博客我又结交了无数前来报考的考生,后来这所学院的不少同学都通过我的博客彼此认识。

自2017年开始,vlog形式的视频日志开始兴起,我开始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自学摄影、摄像、剪辑的小知识,慢慢地学着去做一个视频vlogger,学习过程很艰辛但比较顺利并小有成绩。我在某个领域在短短一年多时间,拥有了几万的订户,并结交了世界各地的朋友,多到我数都数不过来,他们每天咨询我各种问题和我聊心里话,我都会尽量做到帮忙解答和回复。当然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因为认识我的人太多了,做不到每个人的回复都满意,有的人会觉得我这个人很敷衍或者摆架子,在这里跟大家说一声抱歉,毕竟个人经历有限,也许我并没照顾周全让所有人满意。

小叔是谁?我有哪些自媒体?-男孩久久网

我自认为我还是个很低调的人,我从来不会主动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做过什么,或者发一个新视频,就满世界去分享,即使在b站也好youtube也好建立一个新频道,也不会在原来的主频道主动提及,因为我不喜欢把我的观众当成一种资源吆来喝去。我是个不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这也许就是我所定义的低调吧。也许你觉得在这个每天信息爆炸的年代,我的这种低调给自己带不来什么可观的收益,但我的初心是为了利益吗?我做自媒体的初心很大部分是为了记录自己的生活,即当我自己老去的那一天,回看自己做过的一切,即使已经没有几个人关注我了,我也仍然是快乐的,因为我自己才是那个最忠实并贯穿始终的观众!

我是小叔,如果你想了解我和我的人生,听我分享我的阅历和故事,那就点开我的频道,用心去倾听,我不求你订阅和关注,我只希望你在关掉这个介绍视频之后,在我的有生之年,在某个平台某个时间某个兴趣点上,我能和你再次相遇。